best365体育(中国)平台官网-IOS/Android版/手机app下载

校友园地

当前位置: 学院首页 > 校友园地 > 校友名录

中文大师风采 | 马兴荣教授和他的词学研究

 

执念与坚守

——马兴荣教授和他的词学研究

 

马兴荣教授出生于1924年4月,今年正好100岁,是当今学界最年长的一位词学研究专家;1954年,他从云南大学毕业后便被分配到成立不久的华东师范大学,此后一直没有离开,也是华东师范大学最年长的教师之一。

 

马兴荣教授伏案写作

 

马先生一生从事词学研究,成果累累,著有《马兴荣词学论稿》《词学综论》《龙洲词校笺》《山谷词校注》《全宋词广选新注集评》《唐宋爱国词选》《回族名家词选》《晚清六大家词选》等,并与他人合作主编有《词学研究丛书》《中国词学大辞典》《全宋词评注》。

 

《马兴荣词学论稿》

 

马先生师承刘尧民先生,他对词学的关注与研究是从云南大学开始的。刘尧民先生是老一辈词学家,著有《词与音乐》一书。马先生在云南大学读书时,刘尧民先生是系主任,他对马先生十分关心,除了直接授课外,还介绍马先生去拜访当时在云南的词学家徐嘉瑞先生和周泳先先生。

 

三年级时,马先生被选为学生代表参加教师组的政治学习,和刘尧民先生的接触更加密切。这段时间他们有时也谈词,点点滴滴,给马先生留下很深印象。1954年,马先生毕业离校前去刘尧民先生家辞行,刘先生送给他一本1946年出版的《词与音乐》和一张他自己的照片,嘱咐马先生说:“词的天地很宽广,有很多工作需要做,有很多问题需要研究。”又说:“江、浙是词最流行的地区,你爱好词,可以朝这个方向去努力。”这是马先生词学研究的起始点。

 

马先生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华东师大,在中文系古典文学教研室做助教,当时古典文学教研室主任是施蛰存先生,系里就指派施先生担任马先生的指导老师。其后虽有许多变化,但半个多世纪的交往,他从施蛰存先生处获益良多。改革开放后,马先生协助施先生创办《词学》,一起担任主编,两人的交往就更加密切了。

 

据马先生回忆,创办《词学》的想法,他们早就有过。上世纪六十年代,师大中文系曾请龙榆生先生来上课,由马先生具体负责联络与接待,担任助手。龙先生1933年在上海创办了《词学季刊》,到1936年停刊,前后出了12期,很受欢迎。马先生当时就想,《词学季刊》没有了,我们能不能再办一个。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,1980年他又开始考虑这个问题。

 

1981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恢复,社长是政教系的系主任林远先生,马先生于是将想办一个像《词学季刊》那样刊物的想法告知他和施蛰存先生,他们都很赞同。学校和系领导也非常支持并鼓励他们大胆去做。创办《词学》想法也得到了国内词学界的响应与支持,施先生出面邀请夏承焘、唐圭璋两位先生与他和马先生一起担任刊物的主编,两位先生欣然接受。

 

《词学》第一辑

 

刊物当时的编委有张伯驹、俞平伯、任中敏、潘景郑、黄君坦、钱仲联、宛敏灏、吕贞白、王起、徐震堮、程千帆、万云骏等十二位专家,他们都是当时著名的词学研究者,先后给了刊物很多实际的帮助。1981年,《词学》第一辑出版。林远先生送了一本给当时教育部派来视察学校工作的负责同志,他看了以后说这是“草窠里飞出了金凤凰”,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和鼓励。

 

《词学》以后连续出版,施蛰存先生去世后,马先生在主编任上尽责尽力,保证了《词学》的学术水准和学术影响力。《词学》至今还在出版,是目前词学研究领域唯一的专业性刊物,CSSCI来源集刊、中国社科院AMI核心集刊,在国内及海外华人学术界有很好的口碑。

 

目前《词学》已出版至第四十九辑

 

《词学》创刊后,为进一步推动海内外词学研究风气,马先生还做了几件大事。

 

一是在学校和中文系的支持下,召开了三次全国性的词学研讨会。这三次研讨会都由华东师大中文系主办,其中第三次研讨会于1986年举行,安排在上海金山的石化宾馆,规模较大,国内词学家基本上都来了。由于当时词学发展很快,词学家也处于新老交替的阶段,会议承前启后,被很多学者认为具有里程碑意义。这三次会议,加上《词学》的创刊,对于华东师大,乃至中国的词学学科建设至关重要。马先生作为《词学》四位创始主编中最年轻的一位,出任中国词学研究会首任会长,在三次会议的组织过程中,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 

二是积极培养词学人才,卓有成效。在改革开放初期,马先生与万云骏先生联合招生,培养了方智范、邓乔彬、高建中等国内第一届词学专业研究生。此后他单独招生,为中文系培养大量人才,这些学生现已成长为国内词学界的中坚力量。

 

三是他在改革开放初期发表了《建国三十年来的词学研究》《十年来的词学》两文。这两篇文章,尤其是《建国三十年来的词学研究》一文,是词学界首次对解放后的词学研究进行回顾与论述,从宏观层面分析其得失,为改革开放后的词学研究提供了方向性的借鉴。两文在上世纪80年代影响很大,是马先生对当代词学的重要贡献。

 

马兴荣教授在书房

 

马先生一生勤奋治学,成果非常丰富,其中《马兴荣词学论稿》收录了他主要的词学论文,是他最具代表性的研究成果。著名词学家、澳门大学教授施议对先生认为,该书“在词学论述、词籍考订、词学鉴赏以及近现代词人年谱诸多方面之所创建,承前启后,坚实稳固,不仅有功词苑,亦为后昆树立典型”。

 

除了自己的论文,马先生还与其他几位先生合作,编纂了几部重要著作。其中《中国词学大辞典》被列入“九五”国家重点图书出版规划和中国古籍整理出版“九五”计划,全书185万字,是20世纪词学研究的权威工具书;《全宋词评注》历时十年完成,共计738万字,以收录齐全、注释准确、集评精粹为特色,是目前比较完善的《全宋词》注释本;《词学研究丛书》共6种,集中展示了改革开放后词学研究的阶段性成果。这几部大型著作影响都很大,在词学学术史上有重要地位。

 

《中国词学大辞典》

 

《全宋词评注》

 

值得一提的是,马先生非常关注少数民族词人,主编了《回族名家词选》一书。此书选录了18位词人250首词作,填补了少数民族词选的空白。与此相关,他还撰有白朴等少数民族词人的研究论文,展示了词史中的多元格局,为中华民族的文化融合提供力证。此外,马先生秉承老一辈学者的传统,注重古籍整理工作,撰有高质量的词集注本,他所撰的《山谷词校注》《龙洲词校笺》两种词集校注本,是目前为止黄庭坚词、刘过词最重要的整理本。

 

马先生从1954年到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工作,已整整70年了,70年里他一直从事词学研究,至今还担任《词学》主编,每辑《词学》出版,都会反复翻看。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词学要继续发展。他始终关心词学,将词学视为自己的终身事业。

 

 


转载自“华东师大人文社科”